钢铁的红树(下)

Wikipedia,自由的百科全书
前往:導覽搜尋
     “德鲁伊是一个医生,可以借助自然的生命力治愈创伤。”说着,奥丁从靴子里拔出一把匕首,划开自己的手掌。鲜红的血液从伤口溢出,顺着手掌流淌到指

尖,有一滴落在木质的茶几上。奥丁把受伤的手摊开,闭上眼睛,嘴里默念了一句什么。伤口奇迹般开始愈合,流出的血液再次流回伤口,一直到伤口完全愈合。确 实如教授所说,没有留下丝毫伤疤。

     “那么下午你用来攻击那些黑衣人的叶子是怎么回事?”我背靠着沙发,看着奥丁刚才还在流血的手,难道我真的也有这样的能力吗?
     “是的,那些叶子是我请树给我的,然后我请风帮我把叶子吹向合适的地方。你知道的,只要合适的角度,合适的力量,叶子也可以切开很多东西。”奥丁坐

下来,掏出纸巾,拭去茶几上那滴血。

     “那么,我可以变成猫,我是不是算是德鲁伊?”我注视着奥丁手上的纸巾,中间那一摸鲜红显得分外刺眼,当然,这是风歌的眼睛看到的,我却注视着刚刚

回到奥丁肩上的荷露斯。

     “当然,变成某种动物是德鲁伊的基本能力,德鲁伊在变成动物的时候可以和当地的动物交谈。”奥丁再次站起来,走到茶几和桌子中间宽大的空地上。在他

转身的瞬间,变成一只一人高的白熊,雪白的毛皮覆盖着强壮的身体。

     “德鲁伊在需要保护自然界和他人的时候是一个强大的战士,结合了动物的力量与人类的智慧。”白熊开口说话,并站起来。这并不是简单的站立动作,白熊

的身体比例发生了改变,双腿变长,身体缩短,巨爪如同人的手一样可以握起来,与其说是白熊站立起来,还不如说现在的奥丁是一个熊人。“德鲁伊不仅仅可以用 野兽的利爪当作武器,也可以变成这种野兽和人形的混合形。”

     “其实早期的德鲁伊并不能变成这样的混合形态。”奥丁变回人形,坐回我身边,“这个形态需要一定的想象力作支撑。你变成猫的时候也是先在心中有一个

猫的形象的吧?”

     “是的,看来我们确实是一样的。”说着,我闭上眼,在心中形成了黑猫的样子,睁开眼睛,我已经变成黑猫站在刚才坐着的位置上了 。我转过头看着奥丁,

“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?”

    “你可以尝试想象一下混合体的样子,主要是力量的来源,到底是人,还是猫。”奥丁侧过身给我让出一些空间。
     “我试试。”到底我和影月的混合体会是什么样子呢?黑色的猫女,修长的四肢,警惕聆听的耳朵,对了,就是这样。睁开眼睛,我又重新恢复成坐姿,可是

不同的是,现在的我已经变成想象中的猫女。我看着自己的双手,黑色的毛皮反射着灯光,我尝试着将爪子从手指中伸出来,还可以清楚得感觉到身后的尾巴。我站 起来,发现自己比原来高了一些,从风歌的眼睛看来,我更接近人形,猫的特征相对少一些。我闭上眼睛,变回原来的样子。重新坐回沙发上。除了奥丁和教授,紫 苑和肃工都用惊异的眼神看着我。

     “呵呵,怪不得林洁提起你的时候要叫你猫猫了。”教授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,“看来你会成为一个好学生的。”
     “谢谢教授。”虽然完成了变形的升级,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,“您说过,德鲁伊是一个治愈者,那么 ,我们能复活死去的人么?”
     “问的好,”教授把身体向先微微倾斜了一下,“原来 不行,可是现在可以了。因为我们现在拥有了2个德鲁伊。”
     “也就是说,我们可以让林洁活过来?!”我确信,我的眼睛里放出的光一定照亮了在场所有的人!
     “理论上说是的,”教授重新把深入难题埋进沙发,“可是,我们并没有试过,而且现有的文献并不全面。”
     “说到文献,我们相信遗址是最丰富的,只是没有办法取得。教授也说了,下面有致命的辐射。”一直沉默的肃水寒开口了,但是脸上的表情依然阴沉得可

怕。

     “这个应该不再是问题了,这一个星期的监测数据表明,辐射强度正在以几何级数降低,明天上午9点应该就可以降低到阀值以下了。”紫苑的声音不大,但所

说的消息却足够令人振奋,只是脸依然没有朝向我这边,看来她的确很恨我。

     “教授,这么说,我们明天中午就可以下去了?”肃水寒面对教授坐直身子。
     “做准备吧。”教授的声音显得很高兴,不过他依然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冷静,“紫苑,现在开始要辛苦你了,辐射量需要你持续监测,数据必须细致核对,确

保没有任何错误。”

     “放心吧教授,彼德是我见过最可靠的计算机了。”紫苑好不容易转过头来,可是我看到的却只有冰冷的目光,“没什么事的话,我先走了。”
     “这里应该也没我的事了,我也回去了。”肃水寒看到紫苑起身准备离开,便一同告假。
      教授点了点头,示意2人可以离开了。紫苑和肃水寒向教授浅浅鞠了躬转身出去了。门照例在他们身后悄无声息地合上。荷露斯好象在奥丁肩上睡着了,一动

不动的,风歌早已经在我怀里睡熟了,均匀缓慢的呼吸让2人走后的沉默变成了压抑。教授回到桌前,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木制的烟斗,在里面塞进烟丝,用拇指按了 按,划着火柴点燃了里面的烟丝。烟斗里的烟丝在昏暗的灯光照不到的黑暗里发出红色的光,一闪一闪的,好象夜空中飘忽的星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