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

Wikipedia,自由的百科全书
前往:導覽搜尋

女孩

  入冬之后的夜晚开始冷了,缩了缩脖子,拉了拉衣领,快步向家走去。借着走道上的灯光拿出钥匙开门,门开,眼前一片黑暗,自从他不在了以后,家里一直是暗的,不会再有灯光等着我。

    想到明天的早班,我快快的收拾了屋子,躺到了床上。但不知怎么,心里记挂着今天因为贫血被送进医院的女孩子竟然睡不着了。总觉得她的脸有种熟悉的感觉,但是说不上来。

  第二天一早到医院查房,她还在睡,还没有醒。我带着写字板查完别的房间后经过她的房间却突然听到声音。开门进去,她在喊着“你是谁?”“你到底是谁?”声音很大、并且一下子坐了起来,吓的我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你没事吧?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我轻轻的问她。

  她对我笑了笑,说:“一个梦而已,或许是上天惩罚我的贪睡吧,呵呵。”

  看着她的笑脸,我想她应该没事,不禁也报以微笑,但马上想起了自己的责任:“那太好了,我去帮你拿早饭,你等着!”快步走出了病房,但是突然觉得病房里好象多了样东西,但是刚才注意力都放在女孩子身上,还是等下再看吧!


被选中的人

  送完早饭回到办公室,我一边配药一边想起刚才的事情,嘴角不禁向上扬起。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养了一只叫“风歌”的灰色乌鸦,只是那个女孩子不爱说话,但是她不喜欢吃热的东西的样子好象小猫啊!所以我才会冒失的喊她猫猫吧,看着她的五官、她的样子真的好象我的小猫啊!

  “叮铃铃~~”电话响起,是吴主任:“林洁,来一下我这里。”

  我转身去了主任的办公室,敲门进去:“吴主任,你找我?”

  “是的,你关上门,到这里坐。”吴主任用手里的笔指了指写字台前面的椅子。

  我依言走过去坐下。看着紧闭的窗户,闻着福尔马林的味道,我突然觉得有事要发生了。

  吴主任静静的看着我坐下,说:“昨天送来的那个女孩子今天怎么样?”

  “是那个晕倒的女孩子吗,其他指征都正常了,只是血糖还有点低。”吴主任少有这样叫我们进去讨论一个病人,难道:  “她有什么问题吗?”该不是得了什么疑难杂症吧!

  吴主任起身走到窗前,看似在看窗外的风景,轻轻的说:“还记得我们另一项使命吗?”

  “是的!”我突然紧张了起来,什么事情正在发生还是即将发生?

  “我们这里已经暴露了。”吴主任继续借着看风景的动作观察窗外的状况:“有一名同伴在来这里的路上被狗叼走了,所以这里是他们下一个目标。我们要尽快撤走。”

  “啊!”我一下子慌了手脚。

  “不用担心,我们应该还有一点时间,你先回去准备,明天下午一点在原来那个地方等着我。”

  我点了下头。

  “但是还有一项工作要在这之前完成。”吴主任转过头来看着我“新的被选中的人已经出现了,我们要确保她的安全,并把她带到那里去。”他的目光有一些深沉。

  “谁?他在哪里?”我低声问着。

  “就是昨天送来的那个女孩子!”

  “你是说猫猫?”脑子里一片混乱,“怎么会?”一下子站起来,头脑中的画面浮现她的样子,以及她身边的那只叫“风歌”的乌鸦……乌鸦!“那只乌鸦就是……”

  “是的,她就是被选中的人!”吴主任走到我面前“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?”

  我定了定神,点头道:“恩!”


黑暗

  思想在黑暗中飘荡,模模糊糊。这是哪里?我在哪里?为什么一片黑暗,是我眼前本是黑色还是我根本睁不开眼?

  我已经没办法探究原因,包括我为什么在这里?我没有力气想那么多了。

  我的思绪在飘荡,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,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,一切都不受我的控制,我就象命运之神手里的棋子,轻易的被人摆布。

  黑暗,无边无际的黑暗,我唯一能感受的只有黑暗,仿佛我自始就在那里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