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CSM

Wikipedia,自由的百科全书
前往:導覽搜尋

偶然的救助

  外面还下着小雨,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寒意一缕哀伤,不知从何时起,我喜欢上了下雨的天气。

  远方出现了淡淡的霞光,不知不觉中又一个黎明来临了,忙完了这一阵子我是该好好休息一阵子了。

  "唬唬"的水壶蜂鸣声,打破了房间里的寂静,有时候一个人待着也真是会感到兴许的孤单寂寞。

  我熟练地的从柜子中取出一个罐子,从里面取出几片茶叶,将他们丢入杯子中,关掉煤气,将热水到入杯中,看着这几片蜷缩的叶子在水里跌宕起伏慢慢舒展。心中也不免生出感慨之意,人的一生不也是如这叶子起起伏伏,慢慢发生着变化吗。

  饮茶就和看自己喜欢的人一样,都是越来越有味道,茶是越喝越好喝,自己喜欢的人也是越看越好看。茶虽然是苦的,但是喝的久了就会品出里面的甘甜,自己喜欢的人也是越看越好看、越看越顺眼。

  不知道上次被我送到医院的那个小女孩怎么样了,那天是在地铁上,在我旁边站着一个小妹妹(基本上遇到女孩子只要看上去不是很大,我都习惯用这个来称呼),外面天很冷。但是她却穿着裙子,上面到是裹的很严实,还围着一条与她的打扮十分不衬的大围巾,列车摇晃的很厉害,她似乎很累,无精打采的靠在旁边的立柱上,脸色似乎也不太对劲,我还有两站就要到了,便起身,拍了拍她,指了指自己的座位,她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座位,向我微笑着摇了摇头,向门口走去,列车一个大颠簸,她没有抓住拉环。整个人跌倒了下来,要说咱就是有经验了,立马上去给扶助了(以前做公交的时候遇到过这种事情结果自己没有反应过来,对方跌倒在了地上,内心后悔不已,之后发誓以后一定要扶住,所以每次坐公共交通工具,都会有思想准备)但是她却没有重新恢复站立,而是象晕倒一样,完全失去了直接,瘫软下来。正好车子到站了,我把她扶了出去,让她坐在候车的座位上,探了探还有口气,脉搏也正常,天气冷,不知道这些拿工资的工作人员都到那里去了,我看了看躺在位子上的她,仔细看看还满好看,做做好事把,还好是小妹妹,不是吨位大的大块头,一抱就抱起来了,立马出地铁,打车去医院,还好医院满近的,检查下来只是贫血,而且她包里有身份证、社保卡,至少不用我买单,医生叫我留一个联系方式,我说等她醒过来就说是一个大哥哥送过来的就行了,电话还是免了,我倒是问医生要了电话,方便空的时候可以询问她的情况,正好还有别的事,所以匆匆离开了医院。

  

电话

  “滴 滴 滴”“滴—— 滴—— 滴——”“滴 滴 滴”手机的声音将我从无尽的思绪中拉了回来,“谁啊,打这个号码”我边自言自语的说着边赶忙拿起电话。

  “喂!请问什么事?”

  “很抱歉,现在打电话给您,因为事情十分紧急"

  “你打这个电话我就知道事件紧急了,具体什么事?”

  “您方便的话下午2点在虹口公园门口的咖啡屋见面”

  “既然这么急,不如在电话里先说了把”

  “抱歉,我现在还不在上海,具体什么事我也还不清楚,只知道能办这事的只有你,我等下就赶飞机回去。您先休息一下,咱们下午见。真是很不好意思,占用了你下午外出摄影的时间”

  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下午见吧,见面聊,再见”我故作镇定的说完最后两个字,话筒中传来了挂断电话的声音。

  我看了看桌子上的摄影包,心想:连我今天下午会去干什么都知道,一定不是一般的人。看来我是要调整一下我的日程表了,弄的没有一点神秘感了,失败啊!

  电话上显示对方的号码为732738,更加大了我对那个男人的好奇。随着手指在键盘上的飞舞,画面中的地图在不断的放大,最终显示地址为,大西洋上的一个点,而这个点所在的位置是大海。显然电话是通过特殊途径打进来的,都是经过伪装的,声音估计也是用变声器的。所以这个所谓的男人,说不定是位美女也说不定。

  “啊——!”我打了个很大的哈气。老了老了,睡一觉再说把。


接头

  “滴度!滴度!现在时间中午12点“ “这里由CPP为您报道午间新闻……”

  我躺在床上左右翻滚了两圈,来了一个鲤鱼打挺,从床上跃了起来。伸了伸懒腰,活动了下筋骨,就马上冲进浴室,开始沐浴更衣了。

  离下午约会的时间还有1个小时,时间对于我来说,是刚刚好,我拿了床边上的背包,桌子上的DC也揣进了口袋,随说今天的外拍计划取消了,但是随拍还是可以的。

  外面天不错,根本没有凌晨下过雨的痕迹,宝马的摩托就是好,所有的机动车里,我最钟爱的就是两轮动力,宝马是我最喜欢的,有句成语说的宝马良驹吗?

  小的时候我特别喜欢飚车,当然那个时候条件限制,只能飚自行车,一放学,就去车库取车,然后在街上路上,不管人多人少,开始追逐起来,有时候也会去找空旷的马路或者是刚建成为开通的马路,进行直线冲刺。兴许我这人特喜欢刺激,一直觉得两轮是最拉风,最疯狂,最刺激的,考了4轮小车驾照后立马去学了3轮摩托的驾照,4轮的小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是做为帮别人扣分的小册子,而摩托成了我四处横行的伴侣,当然有时候也会去开开3轮摩托,以便表现我沉稳的一面。刘德华在《天下无贼》里说,难道开好车的就都是好人吗?当时他开的就是宝马,而我的QQ签名就是我不是好人,所以BMW最适合我了。

  虹口公园很快就到了,今天路上车不多,比我预计的预计的早到了10分钟,我决定先在外面晃晃,在进去,通常对于约会,我不喜欢等人,也不喜欢被人等,所以我总是力争在恰当的时间出现在合适的位置。

  我走到一棵树下,有时候数蚂蚁是最好的消磨时光的方法,手表上转来了“滴滴哒 滴滴哒 ”的声音,这声音通常是提醒我警戒,我看了上面的显示“摄录”我开始警戒的四处张望,眼睛上的传感器也打开,并且开始搜索,但我抬头望向树枝时,镜片上标出了,具体的位置,原来在树枝的末端有一个黑色的小东西,大小只有蚕豆大小,还好树枝不是很高,我用力一跳就将他取了下来。